年輕人的笑貧不笑娼,只是殘化了自己。

在我的生活中,有很多的女生總是那麼不可一世,因為她們都很美,也自己很努力的在工作。努力工作的同時,她們也都想找更多更好的機會,於是每次的Party或聚會,只要見到些XXX集團的二代,或哪幾個花錢不手軟的小老闆,就會眼冒亮光,不論任何形式,直接把自己獻上去。其實,我想,只要不越過那道防線,保有該有的道德觀,我也沒什麼資格批判她們。畢竟這是人家的方式,不需要我認同。

 

 

但是,這次我會印象如此深刻的寫下這篇分享,是因為這次的見證,是在我的場子中。而這個女生,實在的觸犯到我的底線。或許我的語氣有點太重,但我也希望她能為了自己的價值觀有所省思,而我也該有所警惕。

 

 

那天晚上,應我的邀約,朋友姐妹們聚在一起吃飯,此次聚餐一半是遠道而來的北京友人來台,另一半原因是想要讓身旁朋友認識這號人物。「他在上海可是響噹噹的人物,從小家境清寒到我無法想像的地步,家裡是務農的,所以立志要念書翻身,一路念到博士他才肯罷休。」我驕傲地和朋友宣布道。越講越熱血的我又繼續說:「然後在博士班的其他同學都相繼留在當地找份豐厚薪水工作時,他選擇回中國做些能改變國內的事,於是32歲的他創了業,忍了無比的痛苦期後,35歲以好幾億美金將一手創辦的公司賣給了馬雲。從此翻身、跟馬雲還變成了朋友。他說他不為此驕傲,因為這在國內真的沒什麼。」在場朋友們聽完後跟我一樣熱血,想當然爾,接下來上的菜,沒什麼人真正在意,大家只顧著不斷追問他對於創業與環境、台灣競爭力、我們的困境等等的問題打轉。每一次他的回答,都讓我們在場十幾位小朋友點頭如搗蒜,甚至有幾個平常如此不可一世的台大朋友,露出過於崇拜的眼神。

 

 

 

就我個人來說,從他身上我看到無止盡地謙遜與對知識的渴望,這點感染了我。在他不斷分享這幾天在台灣的行程時,面露的笑容,是完全藏不了的,然後,他還說,他在西門町的路上遇到幾個做直銷和保險的年輕朋友,他跟他們聊天聊了近五個小時,因為實在太驚嘆這樣的環境下,有這些如此努力的青年,他說:「因為國內的青年,太求大、求快,很多細事與專業的知識都不夠精深。所以,我跟這保險業的小朋友聊了幾個小時後,我就幫他包吃住的,邀請他來中國做朋友公司講師。」然後,他繼續滔滔不絕的說,昨天如何一整天喝了五杯珍珠奶茶、在誠品買了很多本書等等。不知怎麼的,他眼中的台灣,真的像他口中說的天堂,毫無矯情。

 

 

這次的聚會,我很滿意,但卻在眼角餘光中,看到一位朋友的朋友不斷的冷眼。我試圖與她四目相交,也想理解她究竟覺得這場子多麼無聊的同時,她跟我身旁友人說了一句:「誒,不是說有什麼厲害的人物要介紹,可以認識的嗎?不會就是這個阿六仔吧?」我看朋友尷尬的笑了一下說:「哎呀,不要這樣,人家是有來頭的,你可以問他問題啊。」她回說:「算了吧,他也就是在講這些話都沒什麼,而且他也沒有什麼家族企業的人。你看他穿這樣!」

 

 

後來,朋友跟我說了這段話後,我非常驚嚇那種笑貧不笑娼的精神還是持續蔓延在不少女生之間。我看著這個女生背著一個LV,穿著極高的高跟鞋,或許手中的iphone 6裡都是很多富二代的號碼,還是誰,我不在意,但在知名的外商公司上班,擁有頭銜與努力向上的心態,好像讓她很官方腔且客氣的笑臉對待每一個人完全合理化,在我眼裡卻非常恐懼。

 

 

記得在這個上海友人請我們協助訂房時,我還有些驚訝,他選擇住的是台北巷弄中一個三千塊台幣的商旅,直問他要不要住些五星的,因為我朋友可以打折,所以可以幫他省些錢,他回我說:「Elsa,我是真真切切的在37歲擁有一生的財富,也退休過想要的生活了,不需要用任何外在的形式去炫耀或證明我有賺錢或花錢的能力,所以對我來說,那些真的不重要。」

 

 

那頓飯局後,聽到這個濃妝豔抹的正妹說這些話,不免心中激動與厭惡情緒不斷湧進,但是,我也該反省自己,為什麼當時他在訂房時,我也認定這樣的人,非得要住很奢華的環境才行?是否我們都某種程度上,帶著既定的價值觀在對待他人?在此,我嚴重的警惕自己還有所有的年輕朋友,抱怨世界不公平,富人愛炫富時,是否因為自己有意無意的訕笑批判、與錯誤的崇拜,讓那些空有虛表的“有錢人”覺得自己應該有些地位,且是應該被遵從的。

 

 

我不經猜想,下次要跟這個女生吃飯的人,至少要是穿著Armani、滿口“我也認識那個誰誰誰”的口頭禪的人,不然,她的心中應該又會有無止盡的遺憾?

 

 

講完這段後,朋友逼我不要發布這篇文章,我問為何,她竟回說:「因為我們身邊多數的女生都是這樣,你這樣的角色應該要中立,以不要傷到他們講的他寫實為主喔~」

 

 

我不在意,因為這輩子應該不會再見到這個女生,但卻覺得,這樣的人,把自己經營得算是美好、也不失努力,先天後天都很優質,在我眼中卻是如此殘缺,不曉得別人怎麼想,只是想記錄下來,告誡自己與朋友們,我們真的應該避免如此殘缺。

 

 

Ps.為避免誤會,本文只是以警惕大家與自己的初衷出發,並以「笑貧不笑娼」的“概念”作為延伸,去反思不該“因為一個人的外在與存在形式”去輕易批做批判,並非討論笑貧或笑娼的正義性。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