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國最大電信公司的工程師經理說:「唯有價值無國界。」

從我個人的案例子中,或多或少可以證明自信與自我價值的培養有多麼重要。還有另一位傳奇人物,是我在新加坡認識的好朋友,也是台灣人,我叫他Tom。才30歲就當上了新加坡最大的電信公司裡的工程經理,他的確有不錯的學歷背景,本身也是非常努力,但是從他分享給我的故事中,我看到的是,自我創造價值的無限可能。

就我所看,他的機會都是靠自己努力爭取到的,雖一樣有著海外留學生的標籤,他卻跟那種去混個文憑出來的假ABC有很大的不同。因為每一次,他都在用跳級的方法在累積自己的價錢(他口中一直說的價錢也就是在人資市場供需中的相對金額)。將近十幾年前,他在南非念中學,後來也在那裡上了大學,只是,跟大家一樣,他也茫然過,不認為學校可以給的了甚麼重要意義,所以那時選擇了逃跑。過了將近兩年的時間,他才發現,要回到正常軌道上,實在難上加難,同學們都畢業了,看起很是風光,自己卻還要回到當時停止的地方,再更往回走地去從頭來過。所以,經過對於時間成本與這間學校是否值得的面向去仔細思量後,他決定飛往澳洲,去找些國際比較認可的大學,趕緊取得文憑,可惜很多學校都不太認可當時在南非所休過的幾個學分。但這時候,若是其他人,可能就只是乖乖的遵從制度,從大一開始重新練功,可他卻不這麼想。

 

 

相信自己的無限可能,才能擁有更好的機會

在這個關鍵的學校選擇中,他很清楚自己在海外工作並非與其他有錢人家的孩子一樣,有時間和多餘的閒錢可以慢慢耗,這讓他更清楚知道,自己走這條路的目的只為讓未來在職場有更好的入場券,也就是說,他非常在意在學時所花費的成本的投資報酬率。在我們對談中,有朋友一直說,可否不要一直錢錢錢的講,但是,對於有學貸與房貸,還有父母的零用錢壓著跑的每個月開銷帳本中,這不就是最直接的坦承目標嗎?我並不覺得有何不可!

想起到澳洲的那個與各個大學面試經歷,他非常驕傲地說:「當時被很多澳洲大學一路的拒絕過後,我並沒有放棄,反而想通了,普通學校就是會有較多不敢破例的成規,那何不直找更厲害的大學,這些學校要潛力股的心,一定更加急迫的!」這樣的邏輯讓我還滿欣賞的,因為代表骨子裡的他,住著的是一個非常正面又積極的靈魂!所以,他選定了一間更知名且排名更好的學府,直接去見校長,跟他說明來歷與自己的本事,當然,校長一開始堅持還是要從大一開始,但這個勇氣可嘉的台灣孩子可不這麼容易放棄,他直接對校長說:「你們現在給我一份該系畢業考的考卷,我來寫給你看,就會知道該怎麼決定了。」當校長看完他的考卷後,就答應了他直接從大三開始銜接的要求,並且只要補修幾個他們學校該系必修的學分即可。我這強者朋友得意的對我說:「Elsa,雖然這也不是甚麼大事,但至少讓我拿到更好看得文憑,且不會比別人晚入社會太久。也累積了自己的談判經驗!」

   

我們都需要認清的殘酷市場事實

這位朋友和我的想法很一致,雖然我們都認為台灣的企業太對不起年輕小朋友,但也同時希望大家看清一件事實,我們ㄧ時改變不了經濟與政治,但與其抱怨,不如逼自己看清:只要不是資方,勞方的價值,永遠都會被低估,這就是市場。企業端看人的價值,也取決於公司花在對此求職者的消費的平衡罷了,所以,我們應該要想辦法,把這份平衡盡量爭取到拉到離自己近一點的程度!       

離開澳洲後,他來到新加坡擔任顧問工程師一職,薪水大約為三千多新幣(七萬二千台幣),直到三年過後,已經達到四千多了(九萬六千台幣),可是他還是不滿足,所以決定要跳槽。這時候的跳槽是個挑戰,因為他不但想跳入大公司,還想要得到好一點的職稱名,但就那三年的經驗來看,手上籌碼還是太少了。所以他就乖乖的表現良好,在第一關與第二關的面試中,所講的說詞都有符合到公司要求與期待。直到最後一關要見最大主管時,他才心想:「恩,終於見到擁有最終決策權的人了,也是要開始談自己真正期望的時候了。」聽完這段覺得還滿高招的,因為以前我也曾試過獅子大開口的要求,但通常都太急於在第一或第二關的期間說出口,就被那幾個人資主管劃掉了,或許因為我的要求太過火,也或許因為我的要求已不在他們的全力範圍內,所以,為確保能好交代上級,還是找到個能符合資格的人比較好。 當然,靠著他的聰明才智與十足自信,最後得到了六千新幣(十四萬四千台幣)的經理一職,那年他才28歲,今年30歲的他,薪水大概已經超過這個價值了。我問他怎麼知道,他偷笑說:「每隔個時間,就要去外面偷偷面試看看,試試自己得價位“囉。」

 

跳槽並跳級的唯一機會:拿到主控權

 我問他說是否有任何獨門訣竅與技術養成方法可以分享,畢竟誰都希望要換個工作,薪水就能跳個幾倍。他說:「我面試時,一定會做足所有的功課,對於對方所開出的職缺與薪水,會有全盤瞭解,會從公司的規模與員工人數,甚至幾個大的專案分配下去分析,而這就需要瞭解整個公司的架構,瞭解後也能猜測到自己若在該公司,可以領的起多少薪酬 ; 還有去試圖尋找自己過去工作經歷中,能與現在工公司完全接軌的切入點,去深挖這個切點,準備完整的說詞。」我忍不住打打岔問說:「所以,雇主通常會問你哪部份的問題?可以舉例嗎?」他回:「基本上我是那種,一定會一直講一直講,想辦法把這場秀的發球權在我身上,不讓對方發問太多,而這是很重要的!如果雇主抓到時間問太多問題,很容易會被導到對方的思維圈圈中。我會想盡辦法回答超出他期望以外的話,然後再繼續鋪陳,繼續講,有的人會開始露出不耐心的態度,但我就會隨時丟出個小小開放性的也有討論性的話題,再繼續由我落出下一個問題,丟給他們。這樣的一問一答下去後,你會發現,他們每次回答到一個程度時,你會有很好的方向把自己帶進他們感興趣的話題,讓她們感受到,我不但認同他們的想法與回應,並且更有加上一層的因應做法與過去經歷的反饋。」

他滔滔不絕的講了快一個小時,聽起來,他的確是有很多自己的方法去跳級,但是,我個人認為,最後能成的至大關鍵,還是要有一股從心底發出的無限自信,只是從我跟他的話中,就可以強烈感受到這個氛圍了,那我相信,讓人能在面談中信服他對自己的所有肯定也不是難事。這應該也才是能把自己高價賣出的方法巴!

所以,這些談話眉角中,除了事先準備的資訊以外,最重要的還是要有自信,不然是控制不了場面的,只是要注意的是,讓自信不變驕傲,就是要讓對方認同你對自己的肯定並感受到你所擁有的價值。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