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新加坡工作的不是台勞,是孤兒。

因為工作關係,除了台灣外,我也接觸韓國市場,這幾天剛好又有接待韓國的幾家企業官員與大學校長,整整三天的會議行程中,參與了韓國對他們年輕人的政策討論,深深覺得台灣年輕人是多麼的孤立無援阿!

先與大家大概說明一下為什麼是韓國,因為新加坡目前對外國勞工的政策取向與服務銷售業的雇主們的偏好對象,已經轉為台灣及韓國早期的雇主非常愛用中國及馬來西亞人,但因為發生太多混亂的薪資問題(其實就是瘋狂削價競爭),或工作者的工作素質不佳的問題下,星國將大部分的好福利與低申請工作證門檻等政策轉移到台灣與韓國人。若你到市區或一些觀光客多的地方,會發現越來越多韓國年輕人都跟台灣年輕人做一樣的工作,只是他們的薪水整體平均下來卻比我們少。

有一次,我在聖淘沙的一家餐館遇到一位英文很差的韓國女生,會講ㄧ點中文,於是我大概跟她聊了一下,她說她的薪水只有1300新幣(3萬1千台幣),我非常驚訝地問:可是不是說你們普遍年輕人畢業後在韓國也有兩千多新幣(六萬台幣)嗎?怎麼會來新加坡?

她說:「我男朋友是台灣人,所以我大概知道台灣的狀況,但是其實韓國經濟狀況也是很差,多數年輕人薪水普遍都很低,跟台灣有差不多的問題,像我有些高中畢業的朋友,在韓國工作也是領三萬多台幣在生活的,而且韓國物價比台灣高耶!雖然也是有領到很高薪水的,但必須要能進三星那些大公司或外商了,可是根本不可能進得去!進去也很難存活下來!」

記得我有一位韓國很好的朋友,他是韓國明星學校畢業的,花了一年多準備,也特別出國洗過經歷最後成功進入三星,但是過了七個月後,我收到他的MAIL說他因為長期壓力過大,醫生已經嚴重警告必須辭職,現在已不在三星工作了,所以我可以理解這位韓國女孩的“進去也很難存活”意思。

我問:「那所以你覺得你是“韓勞”嗎?」她納悶地問這是甚麼意思,我解釋了台灣年輕人來到國外以後,很容易被貼上”台勞“的標籤,她很不敢相信地張大眼說:「不應該這樣說的!我們韓國的政府與老師們都很鼓勵我們來的!不會這樣說的!」

我把這段經歷在會議上與韓國校長分享,他說:「韓國年輕人普遍薪水確實低,而且大家都知道短期內不會好轉,但是政府是非常重視這個問題,所以大量推廣與昌導韓國年輕人來新加坡工作,吸取國際工作經驗與提升語言能力,希望他們能帶回正向的國際觀,提升整體國家競爭力。」

其實韓國來新加坡工作的人數真的算多,光我接觸的公司加起來每個月都會有50~70個韓國人來做飯店餐飲與百貨公司的工作,一開始負責幫這些韓國年輕人申請時,非常不解這些履歷上都有很不錯的學經歷,為何他們肯接受這麼低的薪水,有些甚至是800~1000新幣而已,而且他們不像中國人可以接受住的很差,普遍來看他們住的房租金額大概會落在500~700新幣,光住就已經去掉大半薪水,這樣的情況下如何生活?

後來才瞭解,校長所說的政府推廣是真真實實地在支持年輕人,不只是口號而已,因為只要確定在新加坡找到工作,韓國政府不需要繁雜程序,直接協助給付仲介費用,例如這位在烏節路工作的韓國小男生,他是之前我們公司幫他申請過來的,職務內容就是零售助理,月領薪水1500新幣(3萬6台幣),韓國政府直接幫他支付仲介費(以一個月薪水來算)1500新幣除此之外,每過幾個月到半年、甚至一年,韓國政府都會有定期補助,外加每個月的住房津貼,也難怪這些韓國年輕人根本不在意薪水多少,工作真的很辛苦卻也很正面的認為是來學習和認識朋友的因為他們的政府在背後撐腰。

說實在,依我面試至今的經驗,這些20~30歲的韓國人與台灣人相比,台灣人吃香太多了因為在新加坡若不會華文,比不會英文麻煩(中低階)而韓國人的中文通常都不好甚至根本不會,面試時只能用英文去加分,可是!!他們普遍英文能力比台灣更弱,我曾經面試臺韓的大學畢業生各十個,韓國那時個只有兩個英文面試有過,台灣六個,所以台灣人的平均競爭條件並不會輸他們的。

韓國在完整的青年勞力輸出政策下,創造了三贏的循環:

ㄧ、韓國年輕人出國工作意願提升,降低韓國年輕人的偏高失業率

從一開始的仲介費用到出國工作的各項費用,政府與韓國大企業集資合作有策略的完整補助,減輕年輕人出國打拼的負擔,讓年輕人更願意到國外工作,也可以解決韓國年輕人的偏高失業率問題。

二、韓國人力仲介有更多資源協助韓國年輕人

政府直接補助來星國工作者外,也因為協助給付仲介費用給韓國的人力仲介,這些仲介有資源去新加坡繼續尋找更多或更好的工作機會給韓國學校與剛畢業的學生。

三、學校響應政府政策協助畢業生出國工作,提升學校價值

對於應屆畢業生,只要學校協助推廣他們畢業後到新加坡實習與工作,政府馬上補助給學校高額鼓勵津貼,而這些津貼不僅回饋到學校本身,學校還會以校方身分回饋給那些出國工作的學生作為補助,當然也是為了大學招生的誘因,且站在學校立場看,畢業生若有更好發展,學校價值才能提升。

這樣三方互益的政策下勇敢闖出國到新加坡工作的韓國年輕人其實是不小的受益者,他們是被鼓勵的、被支持的,也不會聽到「韓勞」這種說法的,反觀台灣年輕人無法得到政府的支持,學校就算想要爭取資源與協助也困難重重,而且,當台灣年輕人破除一切障礙勇敢離家打拼後,得到的卻是「台勞」的標籤,讓我不禁想起陳文茜那篇「這個國家真的太對不起年輕人了」的惆悵感。

最後這位韓國校長跟我說:

年輕人絕對是一個國家最大且最重要的資產,一定要給與足夠的支持與該有的協助!我強烈贊成教育的方法,是要讓這些年輕人去受苦難、去失敗、去受挫,才會懂得如何成功,這也是我教育兒子的方法,但是無論如何,我絕對不會讓她們有完全絕望或無家可歸的感覺!

 講到無家可歸,想起自己身邊很多朋友都在中國、澳洲或是澳門等國家工作很久、拿著比台灣高上許多的薪水,但是他們無時無刻都是期待回家的,而且這些長期在外的朋友們,的確是看到台灣更多不同面相的好,卻再怎麼想也回不來,因為已經無法接受台灣的情勢,也負荷不起這種“市場行情價”的薪水。

理解了這些狀況後,每次在新加坡遇到非常努力工作卻不被看好的台灣年輕人,都覺得悲哀的不是新加坡雇主的打壓或歧視,而是我們像是無父無母的一群孤兒,沒有支持與資源,也看不到回家的路。  

艾兒莎的兩本新書已經上市囉,請大家多多支持,給予指教!

(點圖即可選購)現正特惠中!

列印 11902428_416126171909341_3739389376428135181_n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